2010-09-26

=Belle= 心路歷程:「老師在安排進度上有一定的邏輯在」

從第一堂課說起...

若要說我有什麼英文底子,我還真是可以老實說「並沒有」,從小到大,我一直包辦了班上的最後幾個位置,抓不到讀書的方法,也不知道,原來『不會是可以問的』,時間就這麼過了,反正身邊的人也都差不多是這樣的狀況,就沒差了,所以我的英文一直停在國一上學期的第三課。

後來開始需要去和外國人講話,講不出整句的,就開始背單字,拼拼湊湊、比手畫腳的就也溝通的起來,但和英文有關的好多事我搞不懂,搞得懂的人卻說不出個所以然,這讓我開始想去找尋一個可以正式上課、嚴謹的、有教學邏輯的地方上課,恰巧朋友的男朋友在 Julia 老師這裡上課,聽完試聽會後,覺得理念有合,就報名上課了。

對英文認識的少,所以老師講的我通常就全盤吸收了,反正我也不知道原來學校是怎麼教的,KK音標的規則和讀音也一直不在我腦子裡,就照老師的教法去做吧。一開始會遇到其他同學跑來問我切音規則,我內心的OS常常是「你們不知道我也很弱嗎...」,但反正還沒教的就先放著,把注意力放在教完的去切,多熟悉它的規則,一堂一堂的累加上去,能切的部份越來越多了,就像在拼拼圖般的把單字的音組合完成了,雖然說來奇怪,但我看著我切出來的音,有時就像是在看著我努力拼好的拼圖般,會小小露出微笑,這是種...奇怪的成就感,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詭異。
每週回去在錄作業時,我通常分配最多時間的是口說的部份,因為我發現這個會花我最多時間,一直不能錄好,我的心就一直懸在那兒,感覺不踏實。有一次在錄繞口令,從早上起床後一路唸,唸到了傍晚時才終於完成,整整錄了8個多小時,怎麼樣都唸不好,我也覺得奇怪,嘴巴是有比腦子笨嗎?雖然不常講話但應該也不至於不好操縱吧,但也因為常常有這種一唸就唸掉了好幾個小時的經驗,後來在讀整篇的文章時,開始感覺到沒那麼吃力了,雖然我常常母音唸不到位,發音也發的不漂亮,但我聽的出來它的差別,也在努力著。

中間的每一堂課的上課內容,我幾乎當天上完都可以吸收個六到八成,但上到文法時,我感覺像是被原子彈炸到,怎麼...聽不懂??介詞是什麼?副詞是什麼?子句在幹嘛的?為什麼to和have還可以拿來做其它用途,我每堂課上完都是這個表情---> ○口○ 搞不懂耶。

然而,屋漏偏逢連夜雨,船遲又遇打頭風,就在著急著文法該怎麼辦時,我新買的摩托車就被小偷扛去解體賣掉補家用了,這對我的心情實在是很有影響,其實原本剛偷走時還沒什麼感覺,但每當大家看到我都提一次,就開始心情低落了。這次的低落感,喝酒也沒有幫助,它一直掉到一個不知道的深淵,維持了好幾天;人低落的時候就會需要擁抱,那週五上課前,Kate偷偷跟我說等一下news可能不用考(我沒唸熟),我開心的擁抱了她一下(我也很好奇我那天怎麼了,我平常不會這樣的),後來她偷偷跟我說,接下來的那一週她整個人衰到掉渣,反倒是我的心情變好了,我很好奇,她後來究竟把那份壞運氣傳到誰的手裡了。

幸好每週六或日會有固定幾個同學一起約出來唸書,而對於文法,Mandy和Charlotte的思緒比我清晰多了,她們後來花了很多的時間在幫我理清文法結構,我就這樣一路顛簸,但仍是順順的前進到下一關。

怎麼大家都"沒問題"

有時作業或是練習上遇到問題,我就會詢問老師或Keith或Kate,給我一些建議或方向,開始時我也覺得不太好意思問,但我實在搞不懂該怎麼辦,就還是硬著頭皮問了,不然我回去也不知道我做的方向對不對,是不是太鑽了?或跑錯地方了。通常問完之後就會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,清楚自己接下來可以怎麼安排進度,原本我以為大家都沒什麼問題,所以不問(因為我覺得在學習上我特別不靈活,所以才要多問些),但在課堂外,漸漸的,我發現大家的問題其實還蠻多的,五花八門,有時問題偏到連我也覺得好奇,我們真的是上同一堂課嗎?...總之,就盡量回答了。
老師在安排進度上有一定的邏輯在,通常我知道為了什麼要這麼做,有方向性的,就是想辦法達到就是了,我也是從那時開始發現,每次煩時喝點小酒,笑一笑,什麼都不會想了,就能再繼續唸書。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